申博Sunbet官网

黑韩产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首长住不住官邸,法令未明确限制。韩国瑜非捨官邸外住的第一人,他自掏腰包租房,不占公家便宜,却遭罢韩团体罗织「不爱高雄,随时落跑」莫须有罪名。无怪乎,韩笑称,黑韩产业链股票都可以上市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出生新北市的云林女婿韩国瑜,离开政坛17年,过去多在中北部生活、发展,对高雄极为陌生。直到去年到高雄打选战,才悟出高雄人的辛酸苦楚,及南北资源极度不均的事实,也因此他多次承诺爱高雄的心不变,即便当上总统,也会分配时间在高雄办公。

韩爱高雄并非嘴上说说,他不入住官邸,不是「搞猜疑」,而是高雄已负债3300多亿元,一分一毫公帑都必须花在刀口上,当省则省,宁可自己付租金在外租房,也不要动辄数万元的官邸水电费开销,保持初心「莫忘世上苦人多」。

韩大可选择爽住500多坪的官邸,不必担心安危,但他自行承租房子,一方面也象徵永不脱离基层的心,能感受到最直接的民意;韩国瑜的生活日常也象徵市井小民的缩影,凭藉自己工作赚的钱,租在不大不小,尚称舒适的环境,有何不对之处。

然而,绿营什幺罪都能安插在韩身上,韩近日接受专访就感慨黑韩势力全面渗透,「黑韩产业链都快可以股票上市了」,但他的心必须定下来,才能专心拚市政。他也比喻说,自己吃烧饼,掉2个芝麻,就被说成他要放火烧店了。

此说虽夸张,但也证明他这些日子来的无奈,现在连租屋也被说成入住豪宅,硬扯离高铁近,可随时离开高雄。试问绿营若真对事不对人,能否以同样标準检视檯面上任何总统候选人?还是只会出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