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为什幺选择法律系?学习法律,首重逻辑?

为什幺选择法律系?学习法律,首重逻辑?

分享者:台湾大学法律学系财经法学组/陈冠甫

入学年度/预计毕业年度:2010 / 2014

照片提供:陈冠甫

「自己的未来,自己找答案!」本回的分享是一位台大法律系的同学。法律系究竟在学什幺?需要什幺样的特质呢?来看看他的经验分享。

为什幺选择法律系?

选择就读法律系,对我来说,算是一个合理又荒谬的选择。

数理小天才

国小的时候,因为很喜欢推理问题加上从小在家里的书店帮忙,所以算是对数字和逻辑相较于同龄的小朋友有一定的掌握度,加上堂哥是国中数理资优班的学生,我很早就开始接触所谓的「资优数学」,然后也有幸在几个小朋友的数学竞赛中拿了一些奖,国中也如愿考上数理资优班。后来考上建中,我也因为对生物的热爱,报考了中研院的「生物资优人才培育计画」,侥倖也给我考上了。所以到了选组的时候,似乎没有悬念地画上了「第三类组」。

看到这边,很多人应该难以想像现在的我竟是待在台大几乎最少数学相关课程,甚至更碰不到生物相关知识的法律系。因为这些升学的经历,让我的选择看起来荒谬。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事实上,我从国小、国中开始,就对国文、历史两个科目,有着浓厚的兴趣,而在建中这个人才济济的地方,我渐感我在数理方面的优势慢慢流逝,周遭每个脑袋瓜都像是台超级电脑,运转起来完全不输给我这个在特教体系下栽培许久的家伙。然而,我在国文科的表现,却异军突起,在作文得到几个国文老师肯定之后,我找到了成就感,而国文课里头的故事似乎也比鉴结角度锱铢必较的化学结构更吸引我,国文也因此成了我的拿手科目。

对于这样的转变,我开始感到困惑,因为一直以来,我在化学科的表现就十分惨淡,物理虽然不至于无法理解,但题目做的太少,导致实战经验不足,而且考前每每基于不想有被当的纪录都会集中火力去抢救化学科,所以结局就是两科都压线过关,但都欠缺扎实的基础。

然而综观大学指考各系的採计科目,凡有我所爱的生物的,鲜少有不看物化成绩的,于是我开始萌生转组的念头。但我太喜欢我们这个疯癫幽默的三类班了,所以我的计画变成利用学测去拚最后一次上医科的机会,若没成功,便留原班自修一类组的科目,在指考模拟考时,报考一类组。

其实我并算不孤单,班上跟我一样「在三类组混不下去」的人还有四个,于是我们一起在老师的安排下,在班上同学上物化的时段,到一类组的班级旁听历史、地理。由于本来就有兴趣,所以读起来比起原先枯燥的物化有效率许多。

矇眼的正义女神

此外,高二那年,母亲发生一起小车祸,却对我们家影响深远。撞伤妈妈的是一个赶着上班的临时工,被机车车体压伤后,母亲的脚必须进行长时间的复健,当然也意味着无法久站、无法工作,以及无法照料家中大小繁杂的家务。加上家里的经济状况本来就不优渥,此时顿失一笔薪水,又多一笔医疗开销,再加上妈妈对病情的悲观,家中陷入一阵愁云惨雾。

然而,虽然车祸的过失明显在于肇事的临时工先生,但我的父母却不愿为难生活已经很辛苦的他,所有开销由我的父母自己扛起。那时的我,除了对爸妈这样的行为感到佩服,也留下了一个悬问—当一起事故发生时,如果肇事和受害者两端都是经济状况不佳的家庭时,是否意味着必然该牺牲其中一个家庭,来为这样的不幸负责呢?所谓的「正义」究竟是什幺模样?

 

THE FINAL DECISION

从小对于逻辑和推理的热爱,佐以文科上的表现,最后加上车祸事件的催化,我对于自己的志向渐趋明显。加上我是个外向喜欢和人互动的人,由于热爱说话,对于电视里法庭上激烈的斗智攻防有着一定的嚮往,于是我订下目标──运用我的能力和特质去这个社会规範的殿堂去闯蕩一番。

我喜欢当初的选择吗?

进法律系到现在三年多了,我一直都没质疑过当初的选择。因为我一向秉持着「选我所爱,爱我所选」的信念去对自己人生下决断。

指考成绩刚出来时,因为国、英、数乙三主科的分数还不错,社会三科表现也算是中规中矩,所以参酌採计科目总分对应的名次区间,理论上一类组各系都能选择。这时,妈妈一来因为担心我的先天性高度近视会因为整天盯着小小的法典背法条而吃不消;二来觉得读商毕业的收入和生活品质较为稳定,所以一度劝我改读商业相关的系别,例如管理学院的财金系。当然我了解妈妈的疑虑,但我想当我的目标明确是要去追求在法律这样制度面的改革的时候,薪水的多寡就不是一个最重要的考虑。所以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决定。

进入法律系之后,对于「正义」有了更多面向的想法,看到了许多比起母亲的车祸案件还叫人震撼的案件,也在教授的带领下展开对于现行实务运作方式的反思。

因为给予一个人正义的同时往往代表着对于另一个人的不正义,因为资源有限,所以怎幺去追求一个适切的平衡点,正是我们所学该发挥的场域。

或许现在去看这个词彙,比起大一刚进来时意气风发、满腔热血时所看到的模样,更显模糊,但我知道我正在追寻它的路上,而周遭的朋友们也是,所我们并不孤独也不后悔。

法律人的特质

法律,对于所有高中毕业生来说,都是一门崭新的科目。法律的学习,首重逻辑。当然逻辑不会是全部,还有价值的衡量以及对社会上这些有血有肉的人群们的了解和观察,但是如果没有缜密的逻辑,就无法有效地说理服人,更会让价值判断流于主观和民粹。

一直以来,社会大众对于法律系学生的印象就是抱着法典整天背条文的书呆子,每每别人知道我读法律系之后,都会问我被法条会不会很无聊这类的问题。事实上,我们除非準备研究所考试还有律师、司法官的资格考试,因为不得参阅法典,所以得去记忆一些常用法条外,我们是不太刻意去背法条的,往往是因为几条重要的法条太常引用,在不知不觉间就记起来了。

此外,法律系学生还有一个特质颠覆我们以往的想像,就是些年轻的法律人其实很关心社会的脉动,并且对于社会中的受压迫者有着许多关怀和充沛的正义感,这些初接触法体系的年轻灵魂愿意为了受压迫者挑战、冲撞现行体制,其实难能可贵的。我们被教导要拥有批判的思维,不能对于权威的学说或者体系就只是服膺并解释,这样的思考,才是法律体系成长渐趋完善的动力。

台大法律系近年来的改革

法律学院自98学年度起,自徐州校区的法社学院搬回总区,所以我们的系馆算是台大总区中数一数二新的,拥有独立的两栋系馆和美丽而独享的法学院院区。周遭的生活机能良好,在院区内即有地下室的自助餐,还有一间7-11。

另外,法律系今年起对于学生的必修学分数有大幅地调整,从以往吃重的150学分降到台大各系的平均128学分左右。这对于学生修课的自由度有大幅的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其实法律系底下所分出的三组其实在修课规定中相差不大,主要必修课也往往是三组混着一起上,只是凭个人喜好或时间安排,由系办提供的两位教授中做选择而已。所以我们往往笑称选组只是选班选同学罢了!

如果有一位学妹告诉你她十分想要念法律系,你会对他说什幺?

诚如我在前面所说,法律的学习十分仰赖逻辑的推演。然而比较可惜的是,台大法律在必修课程的安排中,比较没有照顾到这一块。所以会建议以法律系为目标的学弟妹能自己涉猎一些这方面的书,并且在日常生活中多运用,甚至可以透过和同学们在当前社会议题上对话来发现自己逻辑的漏洞。

另外,因为法律系的原文书大都是中文的,所以在大学四年,鲜少碰触到英文的状况下,通常英文能力会急速下降,建议如果能在升学考试完的暑假,打铁趁热参加检定考试,会是一个不错的策略。

最后,因为法律的教科书,为了精简字数,多半使用稍微偏向文言的用字,并且夹杂多重否定的句型。所以及早开始接触这一类型风格的书籍是好的,当然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观看法院作成的判决,这样的準备工作将有助于提升将来阅读教科书或者作答申论题的速度和技巧。

专栏简介:

UrSchool是一群由热血大学生组成的义工组织,我们希望能搭起高中生与大学生们的桥梁,让高中生真正了解各学系、领域的特色、发展与出路,以及适合何种特质能力的人,以免只凭字面上的解读与凭空想像,甚至仅按照分数选填,而进入与自己志趣、能力不符的学系适才适所必能有为,让我们一起串接不同领域的人才吧!

UrSchool网站:https://urschoo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