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揭仲专栏:回顾雄风二E量产的关键时刻

揭仲专栏:回顾雄风二E量产的关键时刻部署在大佳河滨公园内的爱国者三型飞弹。(资料照,苏仲泓摄)

国军之所以主张筹建制压作战武力,是鉴于中共日后在弹道飞弹的数量与精确度都将快速成长,若仅依靠被动的飞弹防御系统,不仅所需预算惊人,在面对从多个方向同时来袭、且每波数量都相当庞大的弹道飞弹攻击时,防御效果可能不若想像中高。更重要的是,随着长程预警雷达与其他支援系统可能在共军头几波攻击中受损,飞弹防御系统的效能也将随之递减。

我参谋本部主张,若国军具备可执行制压作战的兵器,则共军在战时需放弃部分在我打击範围内的发射阵地,被迫从离台湾本岛较远的地区发射,不仅可增加我军反应时间,也会减少共军飞弹来袭的方向,提升我军飞弹防御系统的接战效率。国军也能藉攻击共军重要指挥管制节点、机场跑道与重要后勤设施等目标,达到降低共军作战效能、打乱作战节奏的效果,使共军难以速战速决。

美国力阻扁政府发展巡弋飞弹

儘管具战术利益,但美长期以来为充分掌控台海情势,尤其要将两岸情势紧张时,被迫捲入军事冲突的风险降到最低,一直不乐见我军提升对大陆陆地发动攻击的能力。美国因此对我军打算自行研发制压作战兵器的决定,一开始就心存疑虑,不断透过管道「劝诱」我方放弃,也想方设法掌握我研发进度。

当陈水扁总统在二○○三年底不顾美国劝阻,执意推动「公投绑大选」后,不仅导致小布希(George W. Bush)总统在白宫当着大陆总理温家宝的面,公开表示「反对台湾领导人片面改变现状」,更让华府国安团队中强烈反对我国取得制压作战兵器的人士「捡到枪」。因此,当中科院经过至少八年努力,终于在○五年于巡弋飞弹项目获得突破后,美国就开始升高压力。

首先是从原本的私下劝说,改为频繁和公开的「喊话」。光是○五年到○七年六月就超过十次。出面「喊话」者,除了智库学者如前美国在台协会(AIT)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甫卸任副助理国务卿的薛瑞福(Randall G. Schriver,现担任川普政府国防部助理部长)、甫卸任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葛林(Michael Green)和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法伦(William Fallon)等人外,也包括在职国安官员,如AIT台北办事处处长杨甦棣(Stephen Young)、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韦德宁(Dennis Wilder)、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季亭(Timothy Keating),以及副国务卿尼格罗庞提(John Negroponte)等。

其次,美国採取措施延后、甚至阻挠我国取得关键零组件。据传,从○七年一月起,国务院审核销往台湾的军用精密零组件审查期,从原本的四个月延长到十个月甚至一年,以避免让○七年年初即不断释放激进台独言论的陈水扁政府,于任期内完成若干巡弋飞弹,替台海情势带来变数。同时美国也透过管道,向有可能在总统选举中获胜的国民党表达反对立场。

揭仲专栏:回顾雄风二E量产的关键时刻以「戟隼专案」为代号的雄风二E量产计画遭冻结三分之二的预算该如何处理(资料照,苏仲泓摄)

由于美国反对,在○八年五月二十日政权轮替后,针对以「戟隼专案」为代号的雄风二E量产计画遭冻结三分之二的预算该如何处理,国民党国安团队展开讨论。力主应执行量产的参谋本部,成功争取到新任国防部长陈肇敏与立法院外交国防委员会主要成员的支持。包括国安会在内的整个国安体系也在六月上旬达成「应执行量产、○八年预算解冻」的共识。后来虽一度出现鬆动,但六月下旬又再度达成共识。

林郁方强势主导解冻预算

当时的外交国防委员会召委林郁方罕见在七月三日召开委员会处理。过程中民进党立委虽以程序问题提出质疑,但在林的强势主导下,仍顺利通过解冻。

在量产预算解冻后,由于美国仍拒绝解除技术管制,中科院只好另外寻求替代来源,遂使国军第一个雄风二E作战单位的成军时间被迫延后。但中华民国还是顶住了美国的压力,成功筹获自主的制压作战兵器。

来自美国的阻力,曾让我军研发「雄风二E」巡弋飞弹的时程被迫延后。

*本文原刊新新闻1706期,授权转载。